总书记来过我们家 小巷街坊千家好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2-11 14:12

  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北京的南锣鼓巷是很多游客必去的游览地,这里有保存比较完整的北京历史风貌,很多胡同都很有特色。但游客可能并不知道,长年住在这里的人们,生活有时却并不那么方便,这里的住房条件、街巷环境也都亟待改善。2014年的正月,习近平总书记走进南锣鼓巷的雨儿胡同,和胡同里的老街坊们聊家常、谈希望。5年过去了,老街坊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?南锣鼓巷发生了哪些变化呢?

  夏云阜是北京帽儿胡同29号院的居民,今年66岁。不到1岁的时候,母亲抱着他从阜新来到北京,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。

  夏云阜说,看到院里这些电表,就知道这个院儿里住了多少户人家。我们这个院儿,以前是一个两进的四合院儿,地震的时候搭了很多防震棚,到后来因为家里头人口众多,孩子也大了住房就成问题,各家各户都把自己的厨房扩充到外围,所以说现在这个院儿,已经不是过去那种四合院了,成了地道战的一种形式了,曲里拐弯的,推个自行车驮东西也是很不方便。

  关世岳是北京雨儿胡同29号院居民,今年73岁了。2014年2月,习近平总书记走进了他家,了解大杂院的生活居住情况。他告诉记者:“这照片5年了,2014年2月25日来的,当时习主席就坐在这儿。”

  关世岳从1989年插队回到北京,就住在这里。他说,自己家的小厨房兼洗澡的地方大约只有4平米,旁边是他们插队回来以后自己建的小屋,摆上床、柜子,再加上冰箱、电脑,就没啥地儿了,凑合了20多年。

  习近平沿着弯曲狭窄的通道,先后走进29号、30号大杂院,到王云凤、关世岳、吴爱霞、庄宝等4户居民家里察看,嘘寒问暖。

  关世岳说:“总书记说你是插队的,他也是插队的。后来习主席自己就说了,说我们来的目的,就是来改善你们的居住环境,比现在面积大一点,通风见光,设施齐全,就首先得腾退一批人。说你们是怎么打算的?我说我们岁数大了,继续留着,习主席说可以理解,故土难离。”

  2014年,北京市东城区启动南锣鼓巷地区保护复兴工作,以帽儿、雨儿、蓑衣、福祥四条胡同为试点,在保持原有居住功能不变的情况下,进行疏解、修缮、整治。

  张黎是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工委副书记、办事处主任,他介绍,城市更新工作是当前的一个重点工作。首先政府公布政策,老百姓通过统一的政策算好自家的账,自己来决定是不是腾退。通过这种方式,腾退了401户居民,腾出了662间房屋。

  2019年春节前,“故土难离”的关世岳,自愿申请腾退大杂院住房,准备乔迁新居。他说:“反正我们就是考虑,自己想通了自己能够合适,咱就走。现在新的楼房面积大,设施齐全,还是方便多了,(政府)还能补贴一部分钱。”

  北京雨儿胡同29号院居民迟克申说,她们最开始走的,大楼房一住美着呢。

  2016年,198户大杂院居民搬入城北城锦苑小区。

  庄宝是北京雨儿胡同30号院土生土长的居民,1957年生人,在雨儿胡同生活将近60年。2016年自愿申请腾退搬至新居。他请记者参观他的新家:“进来看看,往里走,这是大厅,里面厨房,这边是主卧。我觉得比我原先那个雨儿胡同,那肯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是吧。”

  庄宝告诉记者,习主席2014年来他们家的时候,他不知所措,总书记跟他握手,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进的屋:“你看这个照片,这个是当时习主席从我们家出来,走了可能两三步,她就说,主席,能不能跟我们照张相?习主席很欣然地回来。这时候他们就抢位置,这是我,这是我爱人,这是我儿子,地方特别窄,总共这几个人,分了好几层。虽然是珍贵的回忆,但还是有点遗憾,我这个没有露出全脸来。”

 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办事处主任张黎说:“雨儿胡同30号院,这个院子是以前清值年旗的花房,这个院子我们在进行了申请式腾退之后,把居民外迁,腾出了公共空间,拆除了以前原有的违法建设。我们的基本想法首先是,恢复古都传统的历史风貌。空间更疏朗了,才有条件解决下一步,我们留住居民生活改善。我们的一个努力目标是,下厨不出户,如厕不出院,洗浴在家中,储物有空间,晾晒有设施,院内有绿化。”

  2014年以来,北京市东城区持续对南锣鼓巷地区进行综合治理,鼓励商家和居民参与社区管理,共享共治。

  司丽梅是北京帽儿胡同小巷管家,街道共享共治积极分子,今年64岁,她告诉记者,她和爱人都是社区的志愿者,她爱人是治安志愿者,她是小巷管家。她每天出去巡逻,制止游客乱扔垃圾,把乱停的自行车就位等等。她说:“我们这个社区有个口号:爱满福祥。我们是邻里之间和睦,环境卫生也提高了,人的思想也往上长,挺好的,我觉得这是我们大家庭的福祥。”

  徐岩是北京南锣鼓巷商会会长,他告诉记者:“南锣商家有一个周三行动,是每周三的时候,这些老板自愿地给这条街洗澡。您看我们墙缝都扫,没有口香糖没有烟头。我们希望大家看到的南锣,是能够体现中国文化、体现中国自信的一条街,我们要比世界上所有的商业街都干净。”

  徐岩说,随着这条街越来越火,老板的心态就变了:正餐不如快餐,快餐不如小吃,小吃不如卖假饮料的,所以这条街就没法看了,光卖串儿的就有80来家,街上全都是油,居民意见很大。后来,政府开始试点,比如工商执照审查的第一道关,就给了南锣鼓巷商会,使他们成为全国第一个承接政府职能、参与社会治理的商会。他们自己改自己,而且从根本上改,一共关停了22家无证无照的店,还要求齐门售货,一照一店。

  徐岩介绍,南锣鼓巷的小吃店不少,但真正是老北京风味的寥寥无几,交不起房租。他们采取特殊的补贴办法,把老北京风味店入住的成本大大降低。

  姚燕是姚记炒肝传承人,她说:“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特别爱走南锣这条路,我也时刻梦想着,我将来能有机会在南锣开一个店,今天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,把老百姓的小吃带到南锣。”

  时隔一年半,庄宝回到曾经生活60年的雨儿胡同30号院,走访老街坊。他看到了巨大的变化,有点不认识这里了。

  司丽梅招呼老街坊们过来,大家在习近平主席当初照相的地方,再一起合个影。她说:“春节了,我们老街坊在一块聚聚,祝我们的胡同越来越好。”

  2018年9月,党中央、国务院正式批复《北京市总体规划(2016年—2035年)》,北京将加快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。

(责编:白宇)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